归巢雀鸟

立flag

我今天要是挖出了博多或者后藤,我就加更一千字,凑成2800,就桃泽那篇。

要死了要死了,想要一个博多藤四郎,第十层都挖了好多遍了,没办法,只能立flag了。
如果我今天挖到博多藤四郎,我就把《危险的牛郎游戏》给删了。
我只是想要一个小财迷而已啊啊啊啊啊!

【all审】不是很懂你们刀剑男士(一)

*ooc预警

男审神者

bl

开头改了很多次的说

还愿(我不仅抽中了石切丸,还抽中了莹丸,开心^_^)

小学生文笔

汤姆苏,中二病

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



     “他即将长眠,让我们祝贺他。”
     黑色的人影在石棺下窃窃私语。
  “他长眠了?”
  “太好了,他终于。”
  “不用死了,我活下来了。”
  “不要再醒过来了,起码在我活着的时候,不要再醒了。”
  “一百年?两百年?还是更长?”
  “只要不唤醒他,就可以……”
  黑色的石棺里,躺在红色婴栗的拥挤中的少年稍稍的动了一下,好看的眉头似乎微微皱起。
  一股威压忽然降临,带着饥饿的意味,像只饿狠了的凶兽压在黑影的头上。
  一时间,无人再敢喧嚣。
  “该盖棺了。”
  话落,黑色的长着翅膀的男人便将厚重的石棺给盖上了,并给予了棺中的少年一杯艳红的毒血。
  “我违心的祈求战争不会到来。”
  黑翼男人如此说道。
  “我等由衷的祈求战争不会到来。” 站在黑翼男人身旁的老人如此祈求,“请让旧世界的逝者安息,请让新世纪的幼儿不被阴霾笼罩。”
  “愿您沉眠。”
  底下的黑影双手合十,难得的闭上眼睛,虔诚的祈祷。
  “愿您沉眠。”
  白色的凶兽沉眠后,宾客们带着五颜六色的礼袋走了。他们将一切不堪与恶抛在了身后,仿佛一切都结束了一般。他们将忘记那个沉眠的少年,走向各种幸福快乐的新生活。
  石棺里的突然出现了一双金色的瞳孔,少年轻笑着,面目狰狞的说出预言:“不会等太久的,很快,我就将再次醒来。”
  “只要人类还未灭绝。”
   ……
  ……
  「公元2205年,自称“历史修正主义者”的时间罪犯们宣称要对历史进行修正……」
  “清光桑,都什么时候了?快点过来帮忙布置啦!新审神者要来了。”大和守安定大力的推开拉门,作势要拉加州清光出来。
  “知道啦!知道啦!真是怕你了,安定桑!等我的指甲油干了啦!我可是要漂漂亮亮的去见主人,主人才会好好疼爱我啦!”
  加州清光摊开双手,等待彻底凝固:“毕竟我可不想这一次的主人又因为乱七八糟的原因离开我们。”
  “拜托。”大和守安定扶额,“我们才经历两任主公,你不要说得好像我们经历了好集任一样。 ”
  “两任就可以说是几了啦!”
  “还不够啦!真是的。”大和守安定焦躁的抓了抓头发,“清光桑,我们真的只有过两任主公吗?”
  加州清光起身的动作僵了僵,随后笑得一脸灿烂的说:“真的哟!只有两任呢,我骗你做什么?”
  “啧,真是!”大和守安定叉腰,伸出手指戳戳加州清光的脸颊,“发生了什么事要好好说出来才行啊!”
  “咚!咚!咚!”
  “啊!长谷部又在敲那个锣鼓了,好吵!”加州清光迅速捂住了耳朵,脚下飞快的跑了出去。
  “集合啦!集合啦!”
  正巧,短刀今剑风风火火的跑过走廊,向庭院奔去,跟在他后面一起跑的是本丸的大个子岩融。
  大和守安定无奈,只能跟在岩融身后跑了起来。
  看了今天也无法套出清光的话来呢。
  沿着走廊跑到了庭院,一瞬间,大和守安定觉得突然走出了黑暗,而前方是无比璀璨的光明。
  这就是023号本丸的巧妙之处,经历过两代审神者,每任审神者的爱好各有不同,也因此,本丸的建筑也不再像是复制粘贴的模板一样,而是处处细节都与众不同。
  希望这次的审神者能够不要再抛弃他们,不要再离开他们了,大和守安定如是想。
  在几乎全部的刀剑男士们都到齐了,本丸一直禁闭的大门也终于开了。
  一只狐之助从空隙中挤出来:“s坐标023号本丸的各位好,我是这座本丸的狐之助……”
  “审神者大人呢?”一期一振皱眉,漂亮的琥珀色瞳孔暗含威胁,仿佛狐之助不说出个好点的解释就会尸首分离一样。
  “额……”狐之助眨眨眼,试图卖萌逃过一劫,但并不管什么用。
  “主公,我们的主公呢?”长谷部拔出了本体,架在了狐之助脆弱的脖颈上,“我们可是辛辛苦苦的准备了那么久,若是时之政府欺骗我们的话,在场的各位可都会被心魔侵蚀,以至于不小心暗堕的呢。”
  威胁!威胁!绝对是赤裸裸的威胁啊!狐之助在心中崩溃的大喊。
  “其实,其实审神者大人就在门外啦!哈哈哈,只不过出了点意外。”狐之助战战栗栗的把本丸的大门打开了。
  出现在刀剑男士眼前的是一具厚重的雕刻着暗金色花纹的石棺。
  “!!!”
  五虎退睁大了双眼,泪水慢慢充满眼眶:“主君,主君还未来得及签订契约便意外死去了吗?”
  “哇!乱只是想要个新的主君啊!”站在一期一振身侧的乱藤四郎捂住了脸,眼泪不停地留下。
  “大将。”药研面色沉重。
  “就算是老爷子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啊!时之政府是摆设吗?”三日月宗近的脸色也不怎么好。
  事实上,在场几乎没有几个刀剑男士的脸色是好的。
  特别是加州清光与几柄短刀,他们的脸色几乎是看到石棺的一瞬就黑了。
  “诶!诶!诶!”狐之助惊讶的大叫,“不是啦!审神者没死啦!什么鬼哟!时之政府对于审神者的安全保障一直是很到位的好吗!”
  “那是怎么回事?” 大和守安定略有些焦急的问道,清光的脸色不怎么好啊。
  “额,抱歉,这个就是时之政府的失误了,我们没想到这么多天了,依旧无法打开这个石棺的封印,甚至连点进展都没有 。真的,研究所的各位已经很努力了,但没想到连棺盖都无法撬动哪怕一分。”
  “有封印!!!”
  “所以你们连里面有什么都不知道就把它抬来当我们的审神者!!!”
  “弟弟丸,你看,时之政府比我还不靠谱诶!”
  “是膝丸,阿尼甲,以及我也这么认为呢!”
  狐之助焦急的跳上了石棺,一脸真诚:“不是不是!这石棺里确实有很大的灵力,而且我们也请种花家的特殊顾问老看过了,棺里可以肯定是人形生物,而且那个封印也是安抚用的封印,不是用来封印邪物的!”
  “哈?”鲶尾藤四郎冲着狐之助大声叫唤,“所以你这是要我们自己想办法吗?扔你一脸的马粪喔!”
  “就是这样的to”博多藤四郎拿着笔记本晃晃头,“总不可能我们大喊一句‘聆听我们的请求吧!’这个石棺就会打开!你以为这是二次元吗to”
  博多藤四郎话音刚落,狐之助便感觉爪子下的石棺发出了微微的震动。
  “哦呀!看来博多的话触发了什么机关呢!”小狐丸眯起双眼,定定的看向那个开始不停震动的石棺。
  暗金色花纹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消失,狐之助慌忙跳了下来。
  石棺打开了。
  一名浑身雪白的少年在红色的鲜花的拥挤中缓慢的坐了起来。
  那是一名论美色绝不输于刀剑男士的少年,甚至比刀剑男士更甚一筹,
  “哈喽!各位好!”少年含糊不清的打着招呼,“我就不自我介绍啦!想必唤醒我的你们必然知道我是谁吧!”
  少年睁开了他金色的蕴含着威严的瞳孔,与只是好看没多大用处的金色眼瞳不一样,少年的瞳孔似乎向炽热的流金一般,流转着非人的光彩。
  “那么,你们的敌人在那里呢?”
  那天,刀剑男士们明白了一件事,他们的新任审神者是个中二病啊!
  ……
  ……
  本丸的主屋中,经过一系列的解释后,莫名被认定为是新任审神者的少年桃泽冷漠的扯了扯嘴角。
  “抱歉,我不想参与你们幼稚的讨伐游戏。我被唤醒不是为了当安排者的,而是为了当战斗的一方的。”
  “一位喜战之人,吗?”江雪左文字低下头,脸上满是愁霜,让人不仅为他心疼,甚至愿意为他放下刀刃。
  “喜战?不不不。”桃泽连忙否认,“与其说是喜战,不如说是想填饱肚子而已。”
  “那为何您又要选择持刀呢?仅仅只是想要填饱肚子而已,为何要选择在乱世争战中被唤醒呢?”
  江雪左文字看似平淡的质问,但声音锐利咄咄逼人,简直让人无从招架。
  但桃泽依旧淡然自若,他只是露出了一个笑容:“只有战争时期,凡物才最容易产生欲望,想要活下去,想要逃出来,想要这个,想要那个,只有这个时候,凡物才能不顾一切的倾斜自身的一起。”
  话中包含的恶意让在场的刀剑毛骨悚然。
  “只是为了不再饥饿而已,有必要……”
  “有必要哦!不会挨饿后就要追求美味与精致了不是吗?”
  桃泽盯着那位红眼的刀剑男士,表情突然无比认真:“即便是这样,这么恶劣的我,你们也能接受吗?”
  “只要您不会挨饿,就不会有危险是吗?”三日月突然出声道。
  桃泽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。
  “不会突然伤害我们吗?”五虎退小小声问道。
  “哈?吃饱喝足后为什么要去伤害无辜的家伙呢?我又不是睚眦那个家伙。”
  “那就请与我们签订契约吧!无论是怎样的人,只要不会伤害我们,我们都可以接受。” 加州清光眼神坚定的看向桃泽。
  “你们要求好低。”
  “请成为我们的,023号本丸的审神者吧!”
  狐之助立马拿出一叠资料和一张契约合同放在桃泽面前:“按上手印就可以了。”
  这下是要真的绑定了啊!桃泽暗叹一声,看了眼在另一方或站或坐的刀剑男士,舔了舔唇,按了上去。
  希望确实是吃喝不愁吧!
  

审神者设定

审神者
姓名:桃泽
代号:桃酥
介绍:桃泽本为上古大妖饕餮后裔,后误传为龙九子之一,本身实力强劲,喜用枪械。
在新世纪中是和国的国教的主祭司之一,在旧世界中是助和国国主创立和国的主要人物之一,因为性格原因,只是主要战力之一(但好在有个头脑过人的大哥)。
是个贪食之人,为了吃的什么都做得出来,但本身什么都吃,特别喜欢吃那种灵力贼高的灵兽。
本身其实并不蠢,只是懒得思考,但为了一顿好饭可以很卖力,是个老饕,宁愿吃少,绝不会在吃方面将就,除非实在是没条件。
是个游戏迷(全息游戏),PVP狗,在某个网站粉丝很多。
外表:是个150的正太,长相精致漂亮,黑卷发,不老正太,永远长不大,眼睛是金色竖瞳(平时都带黑色美瞳),右眼角和后颈有都有一粒小红痣,永远一身白衣。

桃泽备录其一:感情这种东西只要吃掉就没了,要不要我帮你一下呢?
我讨厌苦味,但更讨厌没有任何味道的东西,比如说你,浑浊又空洞。
他天生贪婪食物,也因此扭曲了性格,但即使没扭曲,在那个恶鬼横生的旧世界里,他也会不得不变的偏执起来。


姓名:燕九
代号:使雀
介绍:燕九是死亡神殿的守墓者,亦是死神的狂热信徒(死神的信徒只有一个条件,为不信任任何人事物)法术很强大,在原世界是大祭司一般的存在,后来与冥界签订了契约,成为了长生种,守候在死亡神殿,等待末日来临。
燕九作为一个独自存活了前年的半神,最喜欢的事情便是偷偷在暗处观察人类,以及人类最近的流行服饰。
但即便是对人类有兴趣,经历过千年的孤独,燕九本身的感情早已被消磨殆尽了,剩下的只有对一切的漠视。
外表:银灰色长发,眼眸是朱红色的,穿着正规的白色军装(爱好),大多时候会把眼睛
人际(目前已知):
桃泽,认识,但大多时候不会联系。

燕九备录其一:他是在看你,却又是透过你在看天下苍生。
他确实是爱你的,但他也爱众生,他对你的爱与对花花草草的爱并无不同。所以他并不是你以为的那么爱你。


姓名:希尔洛
代号:喵洛
介绍:希尔洛是一个普通的爱探险的少年,除了能变身成猫以及头上两个收不回的猫耳之外,希尔洛在他的世界里,就只是个爱探险的佣兵而已。
希尔洛出生在西幻世界,属于少数的变形人,虽然天生魔力强大,但却只会几个踮脚魔法,反而是剑术比较精通。
希尔特是小孩子性格,爱动爱跳,爱吃小鱼干,而且完全闲不住。不过他有一个别人送他的小木偶人做伙伴,所以希尔特并不孤独。
外表:浅栗色头发,眼睛是一蓝一绿的猫眼,头上老搁着护目镜,身后背着一把巨剑,还有一个小背包背在身后。

希尔洛备录其一:嘿!猫的天性都是爱冒险啊!所以你们不能阻止我出去呀!
呀呀呀!你是谁啊!不认识,算啦!都是过客,无所谓啦!
你认为他很热情,你认为他很乐天。那是因为在他眼里,你只是陌生人,所以他只让你看到他快乐的一面,他不需要你泛滥的同情心。

私设:
本丸:分为三种初始本丸,黑暗本丸,全刀账本丸。
其中黑暗本丸最难控制,全刀账在其次。
全刀账本丸属于特殊本丸,本丸内已有全员(无极化,无限锻刀,但但凡合战场能肝到都有)但全员等级一,练度低,本丸内有灵阵,但不足以补充到合战场。
狐之助相当于一个传音器,大部分时间在当时之政府的活动公告栏,小部分时间在找油豆腐吃,并不负责卖萌

只写一个,看有没有人看到,要有人点的话就写点的那个,要没人点的话我在这三个中找一个比较喜欢的审神者设定来写。

flay果然不能随便立啊!石切丸爸爸终于还是来了,他来了好啊!这样我就不用氪金了。好的五千字,没问题。

立flay

要是今天,我锻的出石切丸爸爸或者莺丸我就码五千字的all男审文在lo上。

【all金】猎场游戏(零)

“你好!我叫金,是这场游戏的棋手。”

这是格瑞第一次见到那个金发少年时,少年对他自己身份的介绍,也是他日后无数次听到的话。

而那时,格瑞正躺在病床上,面无表情的看着漂浮在空中的半透明少年,极其冷漠的喊了来了医生——格瑞觉得他的病已经让他神志不清了。

等全部检查都完了后,格瑞才在一片死寂中开口:“我要死了吗?”

“哇!好冷漠,不过我不是来接你的天使哟!”金笑嘻嘻的,他向这个俊美的青年发出了邀请,“要一起玩游戏吗?我是这场游戏的棋手之一,只有打倒了大BOSS,才能获得新生的机会。”

“我不需要。”格瑞依旧一脸冷漠。

金嘟起了嘴,如蓝空般闪过几丝疑惑:“可姐姐说只有我这么说,你们都会答应啊!”

这怕不是一个傻子,格瑞扶额。

“你确定不答应吗?只要赢了,你就能实现愿望了啊!什么愿望都可以的!”少年比划了一个大大的圆圈。

无论什么愿望吗?格瑞突然有些不确定了,他张了张口,最终他只是说了一字:“好。”

金发蓝眸的少年笑着向他伸出来手:“那么,初次见面,我是金,是你的棋手。”

“接下来,让我们一起去凑齐他人几个棋子吧!”金的眼睛闪闪发光,明显是十分期待,他的手一挥,金色的箭头凭空出现,再一挥,那些金色的箭头全都涌进了格瑞的身体,“首先,给你一点小小的福利吧!身体立刻好起来!”
一股暖流涌入了格瑞的身体,格瑞觉得他现在好像躺在温水中,温暖而舒适,他觉得他身体好似开始恢复到他最鼎盛的时代。

枯木逢春,也不过如此了。

【all叶】叶修突然变成少年的一天(1)

•ooc预警

•小学生文笔

•私设如山

•我是叶吹我骄傲

•苏就一个字

以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 叶修变年轻了,准确的说是,叶修变成少年修了,连记忆也倒退到了少年时期。

  刚从苏黎世回来的第二天一早,张新杰一如既往的去喊大家起床,因为叶修的房间比较远,所以是最后一个叫他起床的,大概也是因为喜欢叶修,起了私心,而且最后叫起至少能多睡会儿。

  但问题在于不只是张新杰喜欢上了叶修,微草的王杰希,雷霆的肖时钦,蓝雨的喻文州和黄少天,轮回的周泽楷和孙翔,乃至霸图的张佳乐都喜欢叶修。
 
  整个联盟几乎一网打尽。

  在苏黎世的那段日子,早上几乎就是福利时间——叶修喜欢赖床,刚起来时又迷迷糊糊的,不知道被叫床的人占了多少次福利。

  这次也是,但由于张新杰的生物钟早已经在踏上国土时就调整过来,而其他人却还要因为时差起不来,这次的福利本应该是张新杰的。

  但问题就是在于,特么的叶修离他的房间是最远的一个,而且张新杰还有轻微的强迫症,于是乎,就造成了怎么一个结局。

  黄少天呱噪的声音第一个在叶修的房间响起:“叶修起床了喂你怎么还不起床太阳都晒屁股了快点起床和我pkpkpkpkpkpk啊!!!”

  床上被被子包裹住的叶修没有回声,依旧是在沉睡。
 
  有点不对劲,王杰希皱起眉头,平常黄少天这么叫唤的时候,叶修就算没醒来也不该没反应。

  王杰希的预感到底还是正确的,当黄少天爬上床去扒叶修的被子时,被被子牢牢裹住的叶修一个翻身拉开被子,将靠近他的黄少天制住,眼神锐利,动作狠辣而老练。

  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  黄少天更是连嘴都找不到了。

  叶修环视了联盟众人,语气乖戾的说道:“我弟弟叶秋呢!你们把我们绑架出来就不怕叶家报复吗?还是说你们想利用我们来威胁叶家!”

  啥子玩意???

  “不是老叶你是不是睡懵了吧!什么叶家什么绑架你怕不是傻了吧!我们没事绑架你做什么啊做什么?老叶你别是傻了吧!”黄少天第一个反应过来之后,话就跟不要钱一样吐了出来。

  “闭嘴。”叶修狠狠的给了黄少天一肘,疼得黄少天几乎说不出话来,“被我劫持的同伙没有谈判的资格。”

  联盟众人与叶修僵持着,生怕一个不注意就让事情恶化得更加严重,时间一分一秒的就这么过去了。

  半响,喻文州突然说道:“你们有没有发现,叶修好像变年轻了很多,身高也便矮了不少。”

  众人一愣,赶忙看去,还真是年轻了不少,身高也矮了很多,这么一回想,叶修连声音都青涩了许多,没有了被烟磨出来的烟嗓,反而是少年化了不少。

  这么一想,肖时钦连忙开口,但声音却柔化了很多:“叶修,我们没有绑架你,你冷静想想,如果是我们绑架了你的话不是该把你绑起来吗?而不是让你制住所谓的同伙。”

  “前辈。”周泽楷用可怜兮兮的眼神望着叶修,他没肖时钦口才好,也不怎么会说话,只能用行动来表示。

  “切。”叶修冷笑一声,“谁知道你们有什么鬼打算,指不定是为了放松我的警惕,别磨磨蹭蹭的,快说出叶秋在那里?”

  嘴上虽然这么说,但叶修到底还是放松了几分,鬼知道他怎么一醒来就出现在这里,他脑海中最后的记忆是叶秋在他旁边跟他小声斗嘴,叶家的规矩很严,特别是对他们两人,毕竟是叶家的直系弟子。

  “让这个脸长得跟女人似的家伙来说。”叶修随意点了一个人,他不知道他们的名字。

  真是躺着也中枪啊!张佳乐说道:“你叫叶修,是我们的领队,还是兴欣的前队长,几个月前你和我们一起去苏黎世打比赛,就是电竞。”

  “不可能!!!”叶修大声反驳,“如果我这么不务正业去打电竞,我爸不得把我的腿打断扔进军队磨练个几年,你说的根本就不成立!!!”

  “诶,你们怎么还不下来。”见房间门是开着的,苏沐橙直接走了进来。

  “你是?”叶修的声音突然柔和了下来。
 
  望着叶修,苏沐橙惊奇的说道:“叶修哥,你怎么变矮了?”

  “啊?你认识我?”叶修问道,语气对比其他人温柔了不知道多少倍。

  有点吃醋,联盟众人想到,叶修之前对我(们)的口气这么丑,对苏沐橙一下子就温和起来。

  苏沐橙皱起了好看的双眉,有那么一瞬间她变得有些不知所措:“叶修哥,你是不是,失忆了?”叶修哥怎么会突然之间忘记他们了呢?

  叶修作为叶家重点的培养者之一,眼神不知道有多好,自然没有错过苏沐橙一瞬间闪过的难过的神情。同时自小被家人教育着对待女性要温柔以待,叶修抿了抿嘴唇,道:“可能是吧!你别难过,我,我努力想起来就是了。”

  突然好气哦,喻文州等人想到,这特么的语气与跟他们之前对话对比真该死的明显,一个明晃晃的不信任,一个可劲在安慰。生气(*`・з・)ムッ